咏酒记醉抒情怀(一)
     

    公元1173年春(南宋乾道九年),陆游被任命为蜀州(今崇州市)通判(副州官)

    在蜀州期间,正值陆游生命历程中,遭受排挤,理想受阻,宏愿不兴,心中郁闷的重要阶段。虽供职仅年余,但他对蜀州的人文风俗、山水景物,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于是,他端起蜀州酒杯, 喝着蜀州佳酿,咏酒记醉抒发情怀,写下了许多忧国忧民的诗篇。

     

    抒理想情怀

     

    陆游生活在南宋,南宋经济实力最强,但军事实力薄弱,周围小国都以抢占南宋为荣。南宋岌岌可危,四面环敌,生为热血男儿的陆游,想为国家收复失地做贡献,可报国无门,这种苦闷只有寄托在酒杯中。

    陆游蜀州(今崇州)为官,住在风景秀丽的罨画池边。短暂的兴奋,随即便被心中的理想所催醒,触景生情,遥想中原,其抗金北伐,安邦定国的热情,与日倍增。但理想与现实的尖锐冲突,只能让陆游梦移乡国近。酒挽壮心回”(《岁晚书怀》),常常只能在梦里去实现自己打到北方、收复失地的理想。

    寰俊鍥剧墖_20181012132954.jpg

    陆游从嘉州返蜀州途中写下的《秋曰怀东湖》二首:小阁东头罨画池,秋来常是忆幽期。身如巢燕临归日,心似堂僧欲动时。病思羁怀惟付酒,西风落日更催诗。故名岁暮常多感,不独当年宋玉悲。

    确实,想自己年近五十,尚离朝廷远谋微职,名为做官,实若在野,东跑西颠,前景茫然。东湖虽美,但其景其物,其思其幻,理想不通,羁怀之情,却难于言表。所以,陆游继续写道;岁晚官身空自闵,途穷世事巧相违.边州客少巴歌陋,谁与愁城略解围。诗人如此感受,不可谓不痛切。

    蜀州物阜粮丰,街道整齐。州衙门旁的东阁红梅,飞红点点,幽香扑鼻;苑内官柳,绽吐新枝,姻娜妩媚;罨画池边。百花争妍,蜂舞蝶喧;城处东湖,烟波浩渺,鱼鸟相戏。

    陆游常在罨花池边饮酒赋诗,排遣胸中烦闷。被理想精灵所制约,终身寻找着复国建家方略的陆游,遍游蜀州名胜古迹,感受到了山河秀丽,世事和顺,人民安康的幸福环境,这不仅使他对蜀州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他从蜀州繁荣祥和的现实中,终于看清了自己所不断追求的理想世界。江湖四十余年梦,岂信人间有蜀州”(《夏日湖上》)。观眼前之景,想人生理想和追求,长期经历战乱的陆游,多想自己的家乡和整个国家,能如蜀州一样美丽、宁静、祥和、安康呵!

    罨画池是陆游在蜀期间留连忘返之地。他常在明挣如镜的湖上泛舟纵歌。在怡斋、放怀亭饮酒作诗,借景抒情,托物言志,聊以排解报国未酬的郁闷。其诗《病酒新愈独卧苹风阁戏书》中“用酒驱愁如伐国,敌虽摧破事亦病”“逝从屈子学独醒,免使曹公怪中圣”,便是这种境界的自然流露和真实写照。

    寰俊鍥剧墖_20181012133047.jpg

    他同时还写道:“莫作天涯想,倏然梦里身”“园古逢秋好,身闲与懒宜”“低回惭禄米,官事少于诗”(《晨至湖上》)。他在《初至蜀州寄成都诸友》诗中写道:“无才籍作长闲地,有懑留为剧饮资”,“万里不通京洛梦,一春最负牡丹时”。陆游通过这些诗句,将现实和理想。物景和心境,巧妙结合,营造出闲而不殆,观近思远的情感氛围,令自己始终保持着清醒的状态。

    然而,生活必竟不是一潭死水,美丽的蜀州给诗人弹起了动听的琴声。蜀州,唐朝时后就因唐安公主封于此而取名唐安郡。宋时,仁宗的二女儿和徽宗的荣淑、帝姬女儿均封为崇庆公主。

    蜀州物阜粮丰,街道整齐。州衙旁边的东阁红梅,飞红点点,幽香扑鼻;苑内三千官柳绽吐新枝,婀娜妩媚;罨画池边百花争妍,蜂舞蝶喧;城东百亩东湖,烟波浩渺,鱼鸟相戏。陆游带着女儿,在东湖的放怀亭上:“栏投饭观鱼队,挟弹惊鸦护雀雏。俗态似看花烂漫,病身能斗竹清癯”(《暮春》)。父女二人在罨画池边捉蝶、饮酒赋诗,排遣胸中的烦闷。

    陆游在蜀州时,还遍游了名山胜景,出西北门,他游了翠园寺、化成院、白塔山。其中,尤以在化成院独慰其心。化成院就是三郎镇的大明寺。这里,青山环抱,古柏森森,佛塔凌空,幽雅清静。真说得上“绿坡忽入谷,惋蜓苍龙蟠”—《化成院》。

    庙里的古塔、双楠凌空笔立,庙后的山峦起伏叠嶂。陆游朝庙时,与和尚同坐蒲团,亲切交谈,朝听钟鼓,暮闻磐鱼,唤起了陆游的无限感慨,使他更加痛恨官场的倾轧和污浊。陆游在蜀中还多次登临青城山,作了30多首赞美的诗词。但是,壮志未酬的他,无限惆怅的思绪,依然流露在诗中的字里行间。

    陆游曾多次朝庙,与和尚坐坛交流,彻夜不眠。那种朝听钟鼓、暮闻磬鱼的生活,唤起了壁游无限的感慨,使他更加痛恨官场的倾轧、污淖。


    寰俊鍥剧墖_20181012133121.jpg
   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首页】 【回到顶部】

在线客服
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